作为跨年档的第一部电影,猫眼评分9.5超高分数,跨年夜当天电影院更是火爆的一位难求的情况下,选择了二号观影。可能是期望太高,虽然是讲述疫情期间电影,但多少令人还是失望。
  
  电影的开头呈现了当时武汉封城的真实场景,不得不让人回想起2020年的年初,疫情笼罩中的城市,人们内心的恐慌,无助。以及那些失去亲人的痛苦,但更多的是看到医护和一线志愿者不懈的努力的感动。
  
  电影的失望我引用了豆瓣一位观众的描述,和我的观感高度相同。


  贾玲可真灵,她演的外卖员“武哥”,最真实、最令人信服,开场三句话,这个大大咧咧的人物形象就立住了。武汉封城,她只得退了车票原地过年,工作人员说金额将原路返回到您的账户,她边走边嘟哝“当然全款退,还扣钱啊。”

  全影院的观众第一次笑出声来。就这么一句,既把弥漫着的惶恐不安的压抑感击碎了,又让人觉得,啊,这才是「活人」,有自己的抱怨,有自己的情绪,不是毫无个性、一味服从的空壳。

  她和朱一龙演对手戏,竟然一点都不违和,她一笑,一托腮,刷朋友圈傻乐,擦口红,比划文胸,你就觉得那是自然到不能再自然,藏也藏不住的女孩儿心思。看她演戏,就明白什么叫做「真诚自有万钧之力」。

  朱一龙演得也不错,就说他晕倒那场戏,又猝不及防又逼真自然,惊得全场观众都叫出声来,要不是贾玲在那儿试探地戳他脸配合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夸张动作缓解了一些紧张气氛,我真的就以为导演这就让他领盒饭了。刚在《爱情神话》那里学了句上海方言,现在用他身上正合适,老嗲了。

  好的说完了,接下来是令人无语和不适的。

  烂在「政治任务」。

  一些批量生产袋装中药的镜头,很难不让人想起强迫某地区人民喝中药拍视频和“没喝中药的病人也会通过中药的分子运动痊愈”的荒诞;

  “现在高龄产妇生二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的台词从所谓妇产科医生口出说出更令人皱眉,但凡接受过教育或是在网上冲过浪的人,都或多或少知道高龄产子的风险和危害。人不能,至少不应该,为了响应所谓的政治任务说出违背良心和常理的话。

  烂在刻意。

  实际上,我很排斥观看除纪录片以外任何形式的抗疫剧。

  拒绝煽情,拒绝歌颂,拒绝合理化人为的灾难,拒绝认同以部分人的牺牲换取更多人的生存,拒绝用英雄替代鲜活的普通人,用典型故事替代真实的人生,拒绝相信胜利,拒绝美化记忆,拒绝用眼泪达成和解。

  作为疫情的幸存者,比起铭记荣耀,我更愿意铭记黑暗。在时间并不久远的死亡现场,哪怕一粒尘土也不容修改。以这样刻意的形式记录疫情,难免有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作为宽容的观众,这个电影本来就是以珍惜、拥抱眼前人为主题,还是觉得聊胜于无。记录下虽然片面却温暖的瞬间,比歪曲和遗忘来得更好。